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


作者:    发布日期:2018-12-05 08:41:58


 

我的家乡位于漳泽水库的一个小村落,虽然村落较小,但南北紧邻长治的漳泽发电厂、长钢钢铁厂、王庄煤矿、焦化厂,是重工业区之一。

在我们80后的这一代记忆里,除了水库堤坝的嬉戏打闹,那就是到这些因企业而建成的集镇上“见见世面”。特别是长钢钢铁厂从故北延长至故县,一座座还有热度冒着烟的巨大 “废渣山”甚为壮观,这是我们到长钢的一条捷径之一,或者我们沿着故北村一直向北路过水泥厂、运货铁道,骑着自行车经过正在生产的钢铁厂,雾气缭绕,听着工厂里各种设备沸腾的声音,也总能碰到一个火车头拉着似乎看不到的车厢穿梭于大大小小的铁路,而我们被“阻拦”在铁道两边的路人听着火车鸣笛的声响,目送着沿路的大小铁道运货车厢毫不停歇地开向远方。那时的长钢就如那熔炉里的钢铁红红火火,临边村上的大人说起长钢的工人都是啧啧称赞,赤裸裸的羡慕,也许“铁饭碗”的钢铁工人的那份富足对于我们记忆中父母辈来说就是“天堂”吧。长钢往西继续直走就到了王庄煤矿,可以看到一辆辆拉煤车呼啸而过,沿街的店面、道路都被附着了一层又一层黑煤灰,似乎它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过“原有”的模样,那个时候的人们做饭都是生火,路面上积攒的煤粉倒也是可以回收利用,再后来我们周边包括村里焦化厂陆续开启,不论公家的还是私人的,煤矿、焦炭成为了大家日常生火不可或缺的能源,大家为了节省花销的钱,大人们会在经过运输的路段蹲点捡拾煤炭和焦炭,煤炭拾足今年冬天就不愁少了,焦炭除了生火家里干净些,富足的也能变卖给专门做这样生意的路人,折成钱,家里的收入自然也宽裕点。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我们开始上中学,正在玩耍的我们听大人聊天,长钢工人很多人下岗,我们似乎那时候对长钢工人的羡慕少了很多,自那以后每逢秋收,我们会在村里的玉茭地里看到一些穿着工人的衣服在捡拾秋收后地里还有遗漏的玉米……

2001年也是入秋的季节,我们村口地里来了一些陌生人在架高压线铁塔,后来才知道在水库上面临漳村新建一个发电厂,那时我们刚上刚上中学没多久,渐渐地我们发现老电厂在新电厂的建成下,似乎少了些“活力”,慢慢地那里似乎没有了以前的异常热闹气氛,崭新的集贸市场、居民小区、饭店颜色也在风吹日晒下脱落得斑斑驳驳,原有的这些企业似乎在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我们,一个热闹的时代在与我们告别。

上大学我远离的自己的家乡,时间的转轴推进着整个时代在前进,我们无论是通讯还是网络已经渐渐成为生活中的常态,记得我们老师让我们看的最多的自然是息息相关我们国家大情小事的《新闻联播》、《焦点访谈》。记得特别清晰的一堂大课,我们专业老师在将案例的的时候,提到的是我们山西省,每年煤矿事故有多少,就在前一天又有那里发生矿难事件,那时我们寥寥几个山西籍贯的学生面色异常凝重,更没有想到每天带给我们光热、温暖和财富的煤炭,居然是一个“无情的杀手”。在当时我们的煤矿私人小煤矿特别多,无论设施还是安全措施极为不规范,私挖滥采现象普遍,在无论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为了家里条件可以改善些,下井挖煤是最好的出路,当时的煤炭市场不错,收入在那个时候也是相当可观的,然而正是诸多的不规范开采矿井才造成课堂上听闻的一幕幕悲剧。

时代的车轮总是在然我们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变得越来越优质,越来越安全。毕业回到自己的家乡,沿途的空气少却了太多充斥的刺激异味,天空又回到了儿时湛蓝的纯净,村上和周边的大小煤矿悉数被关闭,焦炭厂被强行关闭,长钢王庄的街道变得洁净,大街小巷露天美食随处都可以吃到,当地的人们都以能成为潞安集团的工人感到自豪,规范的操作,先进的采煤设备,专业的企业管理,使得潞安集团一直是长治市企业的翘楚,它的快速发展为起早贪黑的煤炭工人谋得了更好的幸福。

 

发展是硬道理,作为不可再生资源的煤炭,如何让它源源不断为更多的人造福?2012年我走进了这个企业,来到了它的第三产业新能源绿色企业,潞安太阳能公司。这是一个新生的企业,这里有着一群朝气的年轻人,这里是新的技术,在这里我有了自己的工作,有了自己的收入,有了与这个城市以外接触与思想碰撞,我们也在这样的学习和观念的交锋中成长,这是我们的幸运,现在我们没有地域的区分,互联网的通道让我们的生活工作在不断刷新着新的观念,这个新时代我们和父母辈经历的截然不同,也似乎比上一代更现实,更有理想,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梦想”,而这一切建立的源于我们强大的国家带给我们自信心,给予我们的底气。就像那首经久传唱的《春天的故事》,是改革开放的“春风”,为我们吹开了面前的层层迷雾,我们在这个幸福的国度,在各司其职,不断发展和进步,不论耀眼与否,不论绚烂几何,这是改革开放带来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我们在改革的征途上还在继续,80后的我们也到了“而立之年”,让我们心怀感恩,用自己的虔诚之心回报社会吧

潞安太阳能质检党支部 王静

 

博评网